953|第八十六片龙鳞(八)(1/2)
荒海有龙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十六片龙鳞(八)

  《沪城日报》。

  王大帅还记得这个《沪城日报》, 里头都是一群死脑筋的东西,跟他们说了,发点歌功颂德的文章出来, 怎么说也不听, 还敢刊登辱骂他跟东瀛人的文章,王大帅觉得当初打压封杀这个《沪城日报》一点不冤!

  现在他最喜欢的《金秋晚报》报社主编跟自己联系,暗示能不能通融通融想想办法,否则这报纸市场全叫《沪城日报》给占了大头,以后他们《金秋晚报》还怎么孝敬王大帅啊!

  王大帅一想还真是, 这《沪城日报》不知道被哪个傻瓜买了下来, 难道不知道他王仁义曾经放过话,要整《沪城日报》?那买下报社的人是不怕他不成?

  最可气的是,《沪城日报》卖了这样多份,却一点好处也没给他送来, 到底是不如《金秋晚报》,每个月都送来一笔钱,虽然不算多, 可总算是个进项, 对只进不出的吝啬鬼王仁义来说, 可真是马屁拍到了心坎儿里。

  于是他立刻下令, 不许《沪城日报》进行贩卖报纸!

  王仁义此人没什么能耐, 但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不要脸,他还是要装,装作光明正大, 装作胸怀磊落,所以禁止《沪城日报》贩卖的理由是,《沪城日报》销量过高,影响到了其他报社,不给其他报社活路,这不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吗?太过分了!难道他《沪城日报》要赚钱要吃饭,别的报社就只能喝风?!

  这个理由真的有够好笑有够荒谬,但架不住王大帅手上有兵,他就是个混不吝,他真敢这么干!

  《沪城日报》的员工们惊呆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这王仁义真就没脸没皮了?

  随后,他们的幕后老板下了指示:不让卖就不卖,免费送还不行吗?

  《沪城日报》可不像别的报社,玲珑可是有自己的印刷厂的,她的厂子里,几个药厂才是最值钱的,因为她手头有数不尽的药品配方,随便拿一个出来就能卖出天价,制造出药品后卖给各地军阀,赚钱跟玩儿似的,不许她卖报纸?没关系,她有的是钱,她送,这就不叫卖了吧?

  而且就算是送出去的报纸,抽奖也一样有效!

  民众们想要知道外界的消息,只需要购买《沪城日报》,上面不仅有最近声名鹊起的一叶先生的文章与小说,还有各种各样的新闻与有趣小妙招,甚至还有撕逼八卦,至于《金秋晚报》,那是什么野鸡报社?谁愿意花铜板卖报纸就为了看金秋晚报社的主编记者当王仁义的舔狗?

  在沪城这边,王仁义属实不得人心。

  他根本没把几个报社之间的竞争放在心上,谁知道《沪城日报》就给他来了这么一手,眼看金秋晚报社的主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自己的不容易,王仁义冷笑:“他不是免费送?成啊!就让他免费送!老子倒是要看看,这兔崽子能有多少钱,经得起这样造!让他送!让他送!有本事就一直送!”

  嗨,这要换成别人,可能真送不起,但换成玲珑,那就是再送十倍,仍然九牛一毛。

  趁着王仁义撒手不管,她利用免费赠送的报纸刷了一波好感度,并且力捧陈秋吾!

  要不过个几百年,那些个明星网红都喜欢营销呢,营销就有名气,有名气就能被更多人虽熟知,那样的话自己的身价上去,自然便在行业内举足轻重,陈秋吾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他是《沪城日报》的亲儿子!

  如今他已在《沪城日报》上发表了十几篇散文,还连载了一部叫做《烽火佳人》的小说,讲述了一个名叫三儿的姑娘,从人人欺辱的童养媳,慢慢觉醒,挣脱了命运的枷锁与封建社会的束缚,一步一步成长的故事,她剪去了长发,解开了小脚,逃离了吃人的陈旧家族,向着新生活一去不回头!

  因为他见多识广,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子形象便是他的妻子,因此三儿最终成长出的模样,便隐约有着玲珑的影子。如果放到几百年后,陈秋吾一定是编辑们最喜欢的那种作者!没有任何负面新闻,不作妖不闹事,老老实实码字,还特勤奋,时速手速都有,而且特配合报社工作!

  《烽火佳人》一经刊登,便引起轩然大波。

  往常文人之间骂账,是靠报纸,基本上就是两个观点选择两家报社隔空互骂不带一个脏字儿,报社呢,也能借此炒一波销量,奈何现在的沪城,那是《沪城日报》一家独大,毕竟其他报纸都要收钱不是?最可气的是,你收钱,你内容还没有《沪城日报》做得好!别的不说,单说《沪城日报》开辟的那个“生活小妙招”栏目,一开始业内人士还嘲笑呢,可后来他们笑不出来了,因为就连不识字的家庭主妇,都会把生活小妙招裁剪下来整理到一起!

  更别提之后跟生活小妙招栏目同时开辟的“每日一个变美的小方法”。

  玲珑永远比男人更懂女人。

  陈秋吾负责唤醒她们的灵魂,而她负责刺激她们。

  哪个女人不爱美?谁不想变得漂漂亮亮?《沪城日报》拥有最先进最清晰的印刷术,玲珑还找了合适的女子做模特,刊登在每日一个变美的小方法旁边,用以证明这些所言非虚。

  沪城交通发达,来往的洋人多,女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再加上其他报社都萎了,竞争不过《沪城日报》,所以愣是给人一种《沪城日报》说的就是真理一定要信的感觉,玲珑还深谙营销炒作带节奏大法,且她有钱,“做头发解缠足的女性”有奖品可以拿!

  陈秋吾在上课时,也着重宣扬民族觉醒与女性觉醒,一天天跟那些酸不拉几的文人谈的哪门子恋爱!有什么乐趣!

  去帮助你们的同胞吧!

  夫妻俩双管齐下,个个都是带节奏的一把好手,有才华有能力有手段还有钱,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你说气不气?

  反正金秋晚报社的主编已经要气出脑溢血了,王大帅也气不打一处来,这《沪城日报》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无视他的命令!

  他立刻亲自带人要去打砸报社,并且要见幕后老板,他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胆大包天,居然敢跟他王仁义作对!怕不是不要命了!

  结果他刚到《沪城日报》社,还以为会像第一次来那样,一群人负隅顽抗,结果被他的人狠揍一顿,结果这回报社里的工作人员却非常配合,且非常有礼貌,搞得王仁义有点发毛,甚至有点战战兢兢。

  “大帅您好。”主编笑得很真诚,“我们老板正在楼上办公室等您,大帅请。”

  王仁义:……娘的,是不是有什么陷阱等着老子?老子会不会刚上二楼就被人一枪爆头?

  他决意还是小心些,于是让两个兵走前面,两个兵走后面,一左一右一个兵把自己夹中间,整的跟抬棺一样。

  上了二楼,无事发生,他缓缓朝办公室走去,伸手握住门把,但又怕一开门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于是命令手下:“你,过来开门!”

  结果门却自己开了!愣是给王大帅吓一跳!不过好在没有任何危险,他这才装模作样地挺起胸膛:“没用的东西,滚一边儿去!”

  说着拿出自己身为一方军阀的气势,走进办公室,刚进去就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只看背影,那甚至凹|凸|有|致曼妙至极,贴身的旗袍裹住纤细的腰肢与圆润的臀,只看背影,已让王大帅心潮澎湃,心里那股气已经没了,甭管这女人转过来好不好看,他都决定要搞她!

  脸不好看灯一拉不就成了?重点是身子!

  玲珑缓缓转过身来,王大帅一看,口水成河。

  他本就是个色中饿鬼,荤素不忌,一看报社老板居然是这么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心里立刻打消了打砸报社的念头,想要与玲珑好好交流。

  玲珑坐下来,看着王大帅,心想果然是一副匪相,不仅如此,还是个短命鬼。

  “你就是这报社的新老板?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面对王大帅的疑问,玲珑微微一笑:“现在不是见过了?王大帅好威风啊,带着枪跟兵到我的报社来,怎么着,是在砸我场子?不给我做脸?”

  王大帅笑起来:“怎么会,我哪儿知道这报社老板是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儿,要是知道了,不早过来一亲芳泽了么?小姐想要把报社办下去,可以!只要小姐答应我一个要求,你要什么都行!”

  “真的吗?”玲珑一脸惊喜,“我真的要什么都行?”

  “当然!”王大帅啪啪拍着胸口,“老子纵横沪城,你要什么,老子都能给你弄来!”

  说完发现自己又自称老子,一点都不斯文,连忙清清嗓子,“这个,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啊。”

  “咱们还是先谈谈价格吧。”玲珑诚心诚意,“我要的不多,就要一个。”

  王大帅不由得问:“什么?”

&
为您推荐
var userinfo = MIP.sandbox.strict.document.cookie; var patt = /jieqiUserId%3D(.*?)%2C/; var info = userinfo.match(patt); var infoid = info[1]; if (infoid> 0) { MIP.setData({ isLogin: true }) }else{ MIP.setData({ isLogin: fals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