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挑拨关系(3更)(1/2)
另类千金归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知道转移去了哪里,四年前鬼刹岛出事之后,柳广就将人转移了,但我猜,应该是转移到他在帝都的基地去了。”

  “他们的身份,我只知道其中一人,另一人是谁,我不清楚。”

  “你知道身份的那个人,是谁?”

  楚英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颜瑾虞,谈条件,“我说了,你就得放我们离开!”

  已经承认她和柳广有关系,楚英这会儿可没有刚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淡定。

  她听过颜瑾虞的大名,很怕颜瑾虞会将对柳广的仇发泄在她身上,突然对她出手。

  更别说一旁还站着一个气场极强的殷九烬。

  所以楚英说着这番谈条件的话时,内心其实是忐忑的。

  忽见颜瑾虞看着她,似笑非笑,“你可以选择不说。”

  楚英根本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这样,还怎么谈条件?

  见颜瑾虞扬了扬手里的鞭子,又要往楚伊然身上抽。

  楚英一咬牙,忙说:“好,我说!”

  “其中一人,是凤黎!”

  现场有一瞬的静默。

  颜瑾虞没说话,殷九烬抿着唇紧绷着脸。

  颜瑾虞其实早就有了猜测,毕竟殷潇潇都还活着,凤黎没死,也没什么好令人意外的。

  只是她还不敢肯定。

  但就算已经有了猜测,此时听到楚英的话,她还是……

  怎么说呢,就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为柳广居然留着凤黎这么多年不杀而觉得不可思议。

  他留着殷潇潇还勉强能理解,毕竟他或许对殷潇潇……

  可他留着凤黎,又是为了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对凤黎殷潇潇没有任何感情的颜瑾虞尚且沉默了,更何况殷九烬。

  那是殷九烬的姑姑姑父。

  看殷九烬和凤昀的关系,就知道他和他姑姑姑父的感情必然不会差。

  颜瑾虞轻轻伸手握住他的手。

  无声安抚。

  殷九烬不甚明显的情绪才缓缓平复。

  垂眸看着她,对她笑了一下。

  表示他没事。

  颜瑾虞这才放心,再次转向楚英,“这还真是意想不到。”

  “确实是个大把柄,难怪柳广会受你的威胁。如果让殷家人知道这件事,柳广一定会麻烦不断。”

  “不对,应该说,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怕是上面也要被惊动,当年凤黎的职位可不低,又专门负责一些特殊案件,他算是为上面做事落入敌人手里多年,上面得知他还活着,不可能不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灏如今的工作范围就是当年凤黎和殷潇潇的工作范围。

  “那么,我这个消息的价值是否足够让你放了我们?”

  “消息嘛,确实有几分价值,但要用这个消息来换你们,怕是还不够。”

  楚英一怒,“你……”

  “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

  看着牢房里的王枝和闵丝丝,“她们两个呢,你显然是救不成的……”

  “她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我只要你放了我和我女儿!”

  颜瑾虞淡淡的眸光扫过去,“我说了别着急,再这么抢话,我没了耐性,你们估计就都得留在这里了。”

  楚英一吓,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就算她是面带微笑说的这番话。

  哪里还敢再多嘴。

  颜瑾虞满意的笑笑,“早这么安分不就好了?也不用浪费我这么多时间。”

  楚英气怒,却只能憋着发作不得。

  “消息是有几分价值,却换不了两个人的命,这里可是秦大少的地盘,楚小姐的身份还是奸细,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离开?不过,也不是不能离开。”

  “至于楚大小姐,你和楚家的恩怨以及你都设计杀过楚家多少人,我并不在意,但我不在意,不表示像秦大少这样的正义之士会不在意,更别说你和秦大少一直关注的柳广还有牵扯。”

  “想离开这里,难。”

  “当然,要离开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们的消息,不足以换两个人离开,却可以让我放了你们其中一人。现在,你们来商量一下,放你们谁离开好呢?”

  颜瑾虞突然觉得,她这样好坏啊。

  好好的,硬是要挑拨人家母女的关系。

  只是看到这两人听完她的话后,变了几个变的脸,她又觉得心情很舒畅。

  果然,就是要给楚伊然添点堵才令人心情愉悦。

  不然要解决楚伊然,她早就解决了,也不用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她就是觉得,那么简单的解决了楚伊然,太便宜她了。

  想杀殷九烬,又惦记殷九烬,什么玩意!

  还总打着和殷九烬交好的旗号招摇撞骗,殷九烬不计较,是压根没将她当回事,她可没有殷九烬那么宽的心。

  她就是个小女生,心眼也特别小。

  就是不喜欢有人来碰瓷殷九烬。

  膈应人。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商量,商量好了,将结果告诉我。”

  见楚英要开口,颜瑾虞一笑,“别讨价还价哦,不然到最后,怕是连这个价都不值了。那样的话,你们或许就都得留在这里了呢。”

  颜瑾虞话音刚落,楚伊然就喊道:“我!放我离开!妈,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全身都是伤,如果不马上出去治疗,我会死的,就算不死也会残,你看我的脸都快毁容了!你让我离开吧,妈,就当我求你了,我还年轻,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

  也不知道她分明虚弱得连呼吸都困难,是怎么喊出这样一段顺畅的话来的。

  只是她越喊,楚英的脸色就越难看。

  似乎没想到楚伊然会这么自私,这种时候为了自己,竟不管她这个母亲的死活。

  留在这里的人,极有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明知道是这样,还只想着自己。

  连一点犹豫都不曾!

 &
为您推荐
var userinfo = MIP.sandbox.strict.document.cookie; var patt = /jieqiUserId%3D(.*?)%2C/; var info = userinfo.match(patt); var infoid = info[1]; if (infoid> 0) { MIP.setData({ isLogin: true }) }else{ MIP.setData({ isLogin: false }) }